不让你们知道ID(计划通)

不染(上)r18

     长夜漫漫,不如相约搞基?

      链接放评论,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真的是石乐智

论结义的作用,以及绿我不成反被绿的情缘。

    大家好,我是个武当,如你们所见,狗血的故事总有个狗血的开头。
    我在金顶下,被一个暗香一见钟情(并不是)。当那个暗香开红靠近我,他的刀刃离我脖子只有一公分时,我试图想过挣扎,但是红色的屏幕告诉我,我已经摔残了,并不能反抗。
    我默默决定以后再也不跳金顶,暗香被我亲切的眼神所感染,放下了武器。
    “你放心,我不杀你,你以后跟着我混吧。”
     内心:能拒绝嘛???
     从此被带上开红的道路,他是我刚踏入游戏时喜欢的,太概是懵懂的好感。
    试探过几次,知道他对我没有兄弟以外的情感后,便掐灭了自己那刚萌芽的喜欢。
    我的第一任情缘也是个武当,他是个高修也是他们帮的指挥。
    就连我自己也不信,是他撩的我。我想过很多遍,结合后面经历的事情,我才知道他当时找我是为了忘掉一个人。
    刚开始我是拒绝的,毕竟进度条太快了,后面还是在一起了。我的确是把他惯坏了,或者是他本来就不在乎我,我一个十八岁要处处哄着他一个二十八岁的。
    那个暗香是我的结义,我们还有一个共同的结义,一个奶妈。
    那个暗香跟我表白了,我当时已经有了情缘便拒绝了他,果然永远都是你爱我时,我不要,你不爱我时,我非你不可。
    我当时并不知道,我就此踏入了他们的安排。
    情缘很忙,只有晚上能陪我玩,那个结义的暗香天天缠着我,情缘因为他和我吵过无数次。
    有一天,我的亲友突然跟我说“你知道吗,你结义的那个奶妈和你情缘最近天天无目标2/5,她还让你情缘做她cp。”
    我默默点开她的资料,她头衔上写着我就是喜欢你,我不管。
    最终我打开了私聊,给情缘发了条信息。
    我:对了,你昨晚和谁组队?
    情缘:包子啊,怎么了,特地约了她做任务。
    我:我昨晚也在线,你为什么不叫我,而叫她。
    情缘:我怎么知道你没做任务在等我。
    我突然间就死心了,几个月的付出,骗我氪金,背着我勾三搭四就算了,还和我结义搞在了一起。
    我:老四(那个暗香)有情缘,包子有吗?你明知道她喜欢你。
    一连几天没回我信息,我看到他天天无目标2/5,彻底死心了。
    我的师傅是我们区以前的第一,后面的第二,一个小和尚。
    我:师傅,我好难受,我被**和包子绿了。
    师傅:干他。
    我:我打不过。
    师傅:那就群殴。
    我:师傅,算了。怪谁呢,怪我自己没用,连情缘都被抢了,他对我只是风花雪月一场,我却当了真,如今却要怪他无情无义。
    后面我把头衔改成“阿起是我喜欢的人。”
    他觉得他厉害,所以可以玩弄人,那我便找一个比他厉害的人吧。
    一个游戏玩成这样,也是优秀了。
    阿起是我的师傅,也是第一个百般纵容我,他话很少,喜欢挂机,默认我的一切行为。
    我知道,电子竞技没有感情。
    或许我早就希望能够解脱了吧,老四唆使包子抢走他,我失望难受的同时,却又松了一口气。
   

    他后面脚踏两只船,绿了包子和另一个奶妈。

    包子却改了名字和暗香的武之极在了一起。
    老四找了情缘,包子却把自己的亲友介绍给了老四,又绿了离离。

    到底到底是谁绿谁,已经说不清了。
   

    其实所有的离去都是蓄谋已久。

    成为别人口中的渣女也好,拜金女也罢。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我找了我的师傅,就是绿茶,就是拜金女。
    她找了暗香的武之极却被歌颂成真爱。
   

    你为什么喜欢你师傅,不就是你家阿起充了很多钱吗?拜金,难怪你前情缘不要你。
    真是绿茶表,前脚跟情缘冷战,后脚找了自己师傅。
   
    我被前情缘帮派的人骂作人妖时,他只是笑道玩笑尔尔。
    我被师傅帮派的人怼时,师傅一声不发,却野外虐了那人无数遍。
    我生病难受时,我前情缘在给别人唱歌。
    我生病难受时,我师傅赶我去睡觉,替我做完一条。
    我修为低,我前情缘说你也知道的,我活动带你的话,会拖队伍后腿。
    我修为低,我师傅一言不发,一打五,带我们赢了无数场,我去哪儿他去哪儿。
    后来我也成了能撑起一个势力的人。
    对,我的确是绿茶,舍弃了对我那么“好”的前情缘,去勾搭自己师傅。
    除了我以后的人,都配得到幸福,而我,不配被结义祝福,被结义骂势力都是因为我绿茶。(我还收买了前服的人,我师傅还一人发一个648,让他们帮我说话。不是针对所有的结义队,而是我的结义为什么脑回路清奇。)

无良写手良心发现

    突然想到自己的文还没更完(吃手手)
   

    突然想到沅有芷兮澧有兰还没更完,可是又想开新坑~

     还欠崎姬的番外~

     啦啦啦啦啦啦

绝世妩媚(3)

    被点到名的他,无措地站起来。
    “他只是刚刚进来看我的。”云洵低头扯着腰上的流苏。
    剑辞冷笑一声,眼光冷冷地看着折风,开口道“那本尊就来问问他为什么三天两头就来翻墙看望你吧。”
    看到剑辞已经气极的脸,折风却笑得越发开心,张口就是一句“因为我们离不开对方啊。”
    听到这句话的云洵不禁抚额,他曾答应过折风,若他和剑辞对立,站在他那边。
     “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他上前拉着剑辞的衣袖,仰头望着他,眸中带着哀求。
    那人却一甩衣袖,将剑掷于地上,转身走向门口道“没有什么好解释,你和他两情相悦吧,反正你也离不开他。”
     看着他逐渐远去,云洵气极生笑地看着折风,斥责道“现在好了,你高兴了吧。”说完便去追剑辞。
    折风看着他没有一丝犹豫地离去,笑弯了一双桃花眸,笑容慢慢地转变为苦涩。
    “芊芊,为什么,明明是我先遇见的小五,但是他每次爱的都不是我,就连回头看我一眼都不肯。”
    房梁上的女子一跃而下,折风抱住她,呐呐道“为什么,是我不够好吗?不,不是我的问题。
    是小五太势利了,只喜欢有权有势的,没错,是他太势利了。
    哈哈,姐姐也喜欢剑辞,小五是斗不过的。”
    “你,是故意来找洵儿的?”女子迟疑道。
    “嗯,让剑辞对他失望,姐姐就有机会了。”
    女子眼神闪烁,开口“可儿姐姐让你这样做的?”
    “不是,她喜欢剑辞,我帮她一把。”折风心情颇好地哼了哼歌。
    芊芊一阵心寒,她用上轻功追了出去。
    ——另一边——
    云洵在玉虚宫没找到剑辞,他正想离开的时候,门外却传来一道熟悉的女声。
    “剑辞,你叫我来有何事?”
    “没事,可儿姑娘有时间与我逛集市吗。”赫然是刚刚不久与他置气的剑辞。
    “当然有时间,剑辞你是知道我心悦你的。”
    “我当然知道,傻丫头。”
    云洵黑着脸,开了门,门外一双壁人看着甚是般配。
    剑辞抱着那个黄衫女子,姿色清丽的女子羞涩地将头贴在他胸前。
    女子看到剑辞后,一把推开剑辞,手足无措。
    “小五,我……”
    “老三,你明知道我和他在一起了,为什么。”被至亲和至爱的人背叛,云洵眼眶泛红,唇角上扬笑得讥讽。
    “小五,我没有,听我说,我是喜欢过,但是知道你们在一起后就放弃了。”女子百口莫辩。
    “你是知道我的,向来霸道,我的东西,别人不能碰。
    如果给我的,和别人是一样的,我宁可不要!”
    剑辞站得笔直,没有说话,彷佛眼前那个落泪的人是自己的陌生人。
    他不信云洵会真的决裂,云洵每次都低头,过两天就会好的。
    云洵没有管眼角滑下的泪,抽出他赠自己的佩剑,双手握住,抽泣道。
    “弟子云洵,即日起,与剑辞断绝师徒关系,我愿与君绝。”
    手上使尽了力气,将佩剑折成两半,甩到一旁。
    可儿惊呼一声,跑过抓住他血流不止的双手,嗔道“你怎么这么傻。”
    剑辞眼中闪过不可置信,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他一把推开可儿,深深地看了一眼剑辞,转身踉踉跄跄地往山下走。
   
    走到无人处,他抹开脸上的眼泪,却抹了自己一脸的血。
    直接蹲坐在地,双手曲膝,脸埋在膝盖中,抽泣出,声。
     一只纤长的手搭在她的背上,轻轻地拍着背部。
    “你…呜……你说……往后……我能去哪儿……呜……”
    “去找云中君吧,临歌他出了一点状况,他忘记了一切,重新开始吧。”芊芊抱住他,敛住眉目。

我们区最可爱的小和尚

     兄弟们,对不住你们。

     沉迷楚留香,沉迷于阿起的男色无法自拔。


    小和尚是真的可爱。

武当内销的背后

    当我被我们家的指挥邀进七星秘宝,熟悉的ID出现在我的眼前时,我的内心是拒绝的。
    [柏白](少林):这青衣是谁?
    [青衣折剑](武当):路人。
    [剑影](武当):好了,不要闲聊了,把活动过了再说。
    [剑影]:我和柏白开红打架,两个奶妈和青衣不要开红,青衣开箱子就好了奶妈负责加血和保护青衣。
    我内心腹诽了一下,戳开了私聊。
    “青衣你和剑影???”
    指挥还在说话,一连嘱咐青衣三次不要开红。而青衣也没有回应我。
    七星进行得很顺利,可是在临近结束时,青衣被杀了。
    [剑影]:去追那个暮声。
    [柏白]:他已经跑了……
    [剑影]:都退队,我去外面蹲他。
   

     我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子,但是战榜前二十的情缘差不多都是奶妈。
    他不愿意勉强青衣,青衣练过两次奶妈,十几级就夭折了。
    他会因那人一句话,而来质问我,来给我道歉。
    我们以前总是调侃老花是妻奴,但是我们的指挥,凡是需要组队的任务,都不敢自己组别人做。
    莫名有点想笑。




     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日常纪录一下被闪到的过程
   

八一八

    撸主是在如梦令惊鸿照影那边,在那边认识了一对师徒。
    两个都是武当,师傅简称为剑影,徒弟就简称为折风。
    我刚认识折风时,折风的头衔是武当只内销,那时候刚开区,折风也还没认识剑影,我是后来再通过折风认识她的师傅的。
    折风本来是一个很乖的女孩子,直到有一次她在金顶下救助我,有个暗香开红要打她,她说了句你要干什么?
    那个暗香简称为梦似,梦似说不打她,然后带折风走上了开红的道路。
    有一次梦似和折风都进了监狱,有个战榜前十的高修武当要救他们。
    那个武当让折风先在牢里待一会儿,先别出来。
    折风说了句“你进来,我救你。”那个武当就是剑影。
    剑影问折风,最厉害的暗影一天能赚多少银两?折风回太概几千银两。
    剑影是行商,他说行商比较赚钱。他们认识的那晚,折风受了刺激,受狱守到凌晨三点半,谁来劫都没用。
    第二日折风发了句语音问剑影行商一天挣多少。
    剑影很震惊折风是个女孩子,并且他觉得折风不一样,就追折风,并说他们像梁祝。
    折风一开始怎么都不同意,但是后面她喜欢上了剑影。
    剑影是个高修武当,沉迷打本,折风每天都跟我吐槽。
     剑影从来不搞事情,连汤池可以沐浴都不知道,也不会去跳金顶。但是折风喜欢搞事情,喜欢玩,每天都要进几次监狱,有很多人喜欢她,她为了剑影都拒绝了。
    她只要嗯?一下,剑影就会为她妥协很多事情。剑影每天都喝干醋,他一打本,脾气就十分不好,但是他从来不舍得凶折风。
    平日在我们面前喜欢开车的他,只要折风一出来说话,他就立刻停了,他不会在她的面前说这些话,怕她不开心。
    但是,这样的一对,却突如其来的分开了。
    我是第一次听到折风哭,一边抽泣一边跟我说话,令人心疼。
    她说,这一切都是她自己作成这样的。
    折风总是这样,喜欢把错往自己身上揽,她从来不会跟我们生气,但是她却喜欢跟剑影耍小性子。
    其实我想跟她说,梦似喜欢她,很多人都喜欢她,不要一心栽在剑影身上。
    剑影是不离的指挥,那天他帮派的人骂折风是人妖武当,但是剑影却跟折风说“开玩笑的,没有恶意。”
    那个和尚不是第一次这样骂折风,折风都忍了,但是那天折风却突然死心了,说了“有没有恶意,我分得清。”
    她抛下一句话给剑影。
    高攀不起,云梦之别。从此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剑影没有回她,只是把逐出师门,删了好友。
    当我们问起的时候,剑影把责任都推到了折风身上。
    我想折风最后悔的应该会是遇到剑影吧。折风进了监狱,他不让我们救,让折风在狱中等他把还没开始打的本打完。
    折风平日跟他打本,从来不要装备,但是他当着折风的面,却跟我们吐槽她奇葩。我们撩折风一句,却被他怒斥,让我们滚到角落里去(无奈)。
   折风跟我们说过,他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喜欢我,但我却比我想象中的更喜欢他。
    如果折风你可以看到,别傻了,有人比他更喜欢你。
    梦似会心疼你哭,会为你出头,会每天都送你花,但却从来不告诉你原因,他一直想变到你喜欢的样子。
    我玩这游戏一段时间了,发现有些人在游戏中的恶意被放大,简直是真的恶毒,而且还是男的。
    陈十一,恭喜你,成功了,折风的确是和剑影分开了,请把你们家那指挥带回去。里洛说得没有错,不离的人都是一片青青草原。

之前有小可爱建议出番外

    有个小可爱建议我出个番外,我现在就是在撸番外《启思》
    番外重点着墨写崎姬这个人,罪臣韩议之女。
    崎姬是封号,谐音是奇迹。
    她是最懂皇帝的女人,但并非良善。
    会写到黑晴明的生母,然后写黑晴明与大天狗的相遇。
    不带晴明玩,就让狗子和黑晴明好好谈个恋爱。
   



      对了,番外你们是想he还是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