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叹浮华

门派秩事:我的师妹④

    师妹总是说世上很多事情都是有缘无分的。
    那时她喝了酒,但是她的酒量却不是很好,很快就醉了。
    她靠着我断断续续的说着往事。
    她以前是相思门门主座下的三徒弟,因乳名唤玖儿,所以门中教众才唤她玖师姐。
    她和赵嘉承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恋人。
    “师妹你既然还喜欢他,为什么不接受他?”我解下身上的披风,披到我们两人的身上。
    “世上最了解他的人,是我。
    爱可以令人卑微。
    曾经我事无巨细地为他考虑,为他去做。
    但是……
    他却在我和他的大婚之日,要纳一个怀了身孕的女子为妾。
    他说那女子以死相逼。
    还说那女子是第一庄的千金,有利无害。
    什么此生唯我一人的承诺都是假的。”
    师妹她难受地抱住自己的头,眼泪一直从脸颊上滑落,一双杏眼通红。
     我的师妹叫任绛之,师承魔教相思门的她,却是个根正苗红的正人君子。
    同时她也是名震江湖逃婚了的相思门少门主夫人。
    师傅说过师妹一生命犯桃花,却一世孤寒。
    我是嫉妒她的,我喜欢的人,喜欢她。她却不屑一顾,难道是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吗?
    如果没有后面的事,说不定我们也不会发展成那样。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