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让你们知道ID(计划通)

门派秩事:我的师妹⑤

    秋日的风带来淡淡的愁思,周围的景致已显出颓败之势,天上排成一队的大雁却发出喜悦的轻唳,叶落归乡。
    一个清脆的声音打破了这氛围。
    “小姐,等等奴婢,你刚好,小心着了凉。”梳着双丫鬟的清秀女子跑得满头是汗。
    前面的女子一袭红衣被秋风吹得衣袖纷飞,墨发用一支青色木钗半挽住,被风拂起。像是秋风中独自盛开的倾世名花,与周围的景色格格不入。
    听到声音微微回头, 她红衣罩体,修长的玉颈下,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素腰一束,不盈一握。
    远山眉下的眸子如同死水一般,唇不点而朱,五官有着难以述说的媚意,妩媚天成。
    她微微指了远处的台子,婢女为难了一下,开口道“小姐……那里不能去,少门主知道了的话会捂死奴婢的!”
    她似是很失望地垂下头,一语不发,婢女看不得她难过,像下了什么决定似的。
    “若是小姐实在想去,那萤草就给小姐放风。”女子愣了愣,轻轻笑了一下,拉着她跑过去,萤草被她拉着,脸不禁有些红。
    ————
    “咦,那不是红衣妹妹嘛~怎么?哑巴也想唱戏!?噗。”“就是啊~不过就是个小哑巴罢了。”
    两个女子不知何时出来,站在不远处嘲讽着台上穿着戏服的红衣女子。
    “我们小姐才不是哑巴!胡说八道!”萤草憋红了一张小脸。
    “果然,小哑巴没有礼教,就连婢女都一样没礼教,粗鄙!”
    萤草正想顶撞回去,却变了脸色。
    “这么热闹?谁是小哑巴?红衣吗?”戏谑的声音出自一个手握折扇,笑意吟吟的男子,一双狭长的凤眼,摄人心魂。
    那两个女子脸色一变,跪了下去,不敢言语。心中震惊少门主怎么会突然出现这里。
    “自己下去领杖责二十。”男子轻展折扇,上书一个赵字。
    来人自是相思门少门主赵嘉承。
    赵嘉承看着台上一袭戏服的女子,皱眉冷冷道“谁让你穿的!这里是禁地不知道吗?给我换掉!”萤草白了脸色,扯了扯红衣的袖子,红衣瞥了他一眼,眼中有着未明的情绪。
    还未远去的两个女子却勾起了诡笑,那个戏台是少门主专为任绛之搭的,这下那个红衣可得吃尽苦头了,完成了任务回去一定会有奖赏。
    他倚着椅子,思绪飘远,却又想起了往事。
    彼时年少,阿绛她扮虞姬,他扮项羽,两个人在晚上偷偷地私声搭戏,就怕父亲看到,说他们不思进取。
     阿绛是真虞姬,但他却不是真项羽。
     她把虞姬演活了,就如从传说中走出的一般。
     细碎的脚步声打断思绪,他一把将她扯入怀中,红衣只能坐在他腿上,双手十分紧张揪着他的衣服。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