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让你们知道ID(计划通)

惊梦 上

    民国梗
    黑晴明转生 大天狗失忆
    人物归网易,ooc归我

    黑晴明:
    那一年,我到源家拜访,因联姻之事而心中烦闷。
    那个人立于花丛之中,腰间别着狰狞的面具,手执竹箫。
    一双眼似笑非笑地瞥了过来。
    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装扮。
    不禁地躲开了那人注视的视线。

    我不知何时开始关注他
    大天狗,这个府中主人的挚友。
   
    他的柔情都给了一个名叫妖狐的男子,我总是“不经意”地看到他们。
   
    又到了枫叶红了的季节,晴明写信来催归家。
    我正收拾行李,他却笑着进来,要给我拍一张照片。
    我看着镜头,心中有千言万语,却始终无法开口。

    大天狗:
    今天我给一个男孩拍照,他却忘了把照片拿走。
    他眼中似蕴含了千言万语,却始终不发一声。
    我知道我不该想起他的。
    但是我觉得他很像我曾经“重要”的人。
    一定是错觉,这恼人的秋,真是不喜,不喜。
   
    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了他。
    他说他是逃婚出来的,无处可去。
    我难掩心中的欣喜,我想说那就待在我这里吧。
    开口却是“回去吧。”
    他的眸中瞬间失去光芒。
    我让他等一下,转身返回屋中,取出那叠厚厚的照片。
    交到他手中,耳朵已经染上浅红。
    我以为他会追问,为何有那么多他的照片。
    也以为他会生气,我平日的“随意抓拍”。
    他不发一语,转身走向来时的道路,手中用力向天上一撒。
    照片像片片雪花,纷纷扬扬地自空中向地上缓缓落下。
    我看着他逐渐走远,几次开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眼中传来痛意,将眼中的泪意强逼了回去。
    蹲下去,慢慢地拾起地上的照片。
    抱住照片,蹲在地上许久。
    慢慢踱步走向书房,找到那张被自己翻来覆去地看,皱得不成样子了的信纸。
    将照片封好,放到最里层。
    信上只有一行清秀的字。
    “舍弟顽劣,望先生勿随他胡闹,劝明联姻的其中利害。
    ——安倍晴明。”
    提笔回复“不出几日便会到家。”
   
    许久没有写过你的名字了,妖狐。
    纸上只有密密麻麻的黑晴明三个字。
    我想最后一次用力地写你的名字。
    我想我已经不经不爱你了。



     你点的梗我在惊梦 下里面写,虐虐更健康Ծ ̮ Ծ @子慕予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