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叹浮华

惊梦 中

     吃玉藻前和巫女的慎入
    
     ooc

    日复一日,即便再美的景色也终究会看腻。
    大天狗平静中带着倦意的生活却被妖狐所打破。
    轻风拂过屋檐上的六角铜玲,传来清脆的铃声,缓解了屋内的尴尬气氛。
    妖狐的脸在阴影中,看不清楚脸色。
    “终究是你赢了,你去找他吧。”妖狐开口打破了寂静。
    “谁?”大天狗皱紧了眉。
    “当初你和我立下赌约,我便知我赢不了,更知你不过是借赌约而躲避心爱之人在自己眼前逝去的痛苦。
    其实,那封信是我写的。
    其实,我根本不喜欢黑色。
    其实,我知道你喜欢他。
    赌约就此作废吧,去找回你自己的记忆吧。”
    听着妖狐的自说自话,大天狗脑中瞬间闪过一些画面,快得他无法捕捉。
    “当初?”大天狗眉头紧皱,苦涩地吐出两个字。
    妖狐取出一个白色的瓷瓶,交付到他手中,扯出一个轻淡的笑。
    “过往的一切,只有我记得,这对我又是何其的残忍。”说罢,将脸色俯在他向来极其珍视的琴上,闭上了向来带着光的眸。失去了平日的意气风发,慵懒狡诈后,颓废得似朱门前的落魄书生。
    “你的爱人,还尚存人世。
    而我的命定之人,又在何方?”
    ————
    冰冷的刀光闪烁,嘈杂的尖叫,哭泣,呐喊一齐在耳旁响起,令他不悦地皱紧了眉。
    微微展扇,无视地上残缺的躯体,及被血染的精致地毯,一双眼玩味地扫视过那持刀的少年,及少年身后那绝色的“女人”。
    “玉藻前,你现在越来越像女人了。”他似夸却暗讽他像女子一样躲在他人身后。
    持刀的少年,精致的容颜彷若精心雕刻出的一般,神色比刀锋更冰冷,眼中闪过一丝波动,名为雪走的绝世名刀不客气地对准了他的头颅。
    被唤为玉藻前的妖怪,伸出手,纤长的手指将雪走微微下压,语笑嫣然。
    “原来是故人,只不过……你圈养的那只宠物狗呢?哦~也对,不追随大义了,又怎么可能跟着一个人类。”
   
    画面定格在,一个身影从阴影中闪出,替他挡住了雪走带着杀意的攻击。而那张脸,却是他一直放在心中暗暗回忆的人。
    黑晴明猛地惊醒,下意识地摸了一把自己的脸,发现没有血,才忆起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了。
    而他的枕边却熟睡着一个白发的小孩子,感觉到周身变冷了,不满地唔了两声又熟睡。
    他当初就料到,玉藻前不会把自己的地盘交出来。但他没想到玉藻前把他的小情人也带了过来,更没料到大天狗会突然出现,被雪走重伤。
    比大天狗突然出现更让他讶异的是,大天狗重伤后变成了小孩子。
    黑晴明眼神复杂地望着熟睡的人,如今的他,早已恢复了以往的的记忆。对于这个自己曾经的爱人,他却第一次感到无措。
    这个人曾经为自己与天下为敌,与自己的地位,朋友为敌,被大义所束缚。
   [这与他受的伤无关,他是喝了一种术药导致的。想让他恢复原状容易,他爱的人亲吻他即可。]玉藻前的话响起在耳中。
    经过百年,他早已忘却自己,他现在所爱之人是妖狐。
    黑晴明承认自己自私,他更希望大天狗永远维持现在这个样子。
   

    私设没有巫女(玉藻前的剧情实在虐心)
    这段日子没有更文,久等了 @子慕予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