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叹浮华

惊梦 下

    天上的弯月,散发着清冷的光辉,一如月下独酌之人的心情。
    他的对面摆着一把做工的凤尾琴,琴是好琴,人却已不是那人。
    他一身书生装扮,一边往嘴里灌着酒,一边却故作嘻笑地嗔骂着“无论是曲终,还是乐起,入戏的只有我一个人。”
    看尽了命定之人的逝去,注定我只能默默守候,看你终老。
    只因命运是不断分离的。
    “‘我们’都只是被岁月困住的人,守着回忆,看着爱人一次一次地轮回。
    我一直在等候适当的时间与你相遇,妖琴师。”
    ————
    抱着不肯放开自己的大天狗,他柔了脸色,嘴上却仍是不饶人。
    “变小了也是一样没用呢,大天狗。”
    “黑晴明大人,你要去哪儿?”三尾狐看着他抱着变小了的大天狗,准备出门的样子。
    “给我准备车。”黑晴明扯下使劲要往自己头上爬的大天狗,头也不抬道。
    “黑晴明大人,你现在出去会有危险的,‘八歧’的人还在监视我们……”三尾狐看着那个径直远去的男人,感到深深的无力,咬了咬牙,给他加派人手。
    神户这个地方,错综复杂,黑帮林立。
    占据龙头的是以八歧大蛇为首的八歧会,其次便是与官方有密切关系,旗下经营着女子生意的九尾组。
    不过,黑晴明为首的义帮显然要后来居上,颇有赶上八歧会的势头。
    除了中立的三罗殿,还游荡着相媲黑帮的佣兵组织,例如大江山。
    黑晴明的微眯被司机所打断,手下打开车门后,他抱着一路安分的大天狗下了车。
    刚进商场,迎面却碰上了大江山的人。
    大江山的幕后主人酒吞童子意味深长地瞥了怀抱着大天狗的黑晴明一眼,踏着不急不缓的步伐从他身边路过。
    “挚友,等等我。”一个白色披肩长发,穿着束腰洋裙的金眸女子,快步追上酒吞童子,却撞到了黑晴明。女子撞得倒退了两步,稳了稳身形,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将耳边的鬓发拨到耳后。
    “对不起,对不起。”
    黑晴明感受到商场里其他男性投来的遣责目光,不以为意地径直越过他们。
    酒吞童子不耐道“茨木,你还在磨蹭什么。”那个女子微微一笑,不顾他的挣扎,挽住他的手,便将他往外拖。
    ——三罗殿——
    “阎魔大人?”一条纯色的丝带蒙眼的男人,打断女子的沉思。
    女子随意地伸了个懒腰,不轻不淡道“这神户的天,要变了。”
    “大人不必担忧,哪一个都不是好惹的主,谁都不愿意去触及底线。”
    “听说玉藻前损失惨重啊,可八歧的人却更沉不住气啊。”阎魔手中凭空出现一簇鬼火,将手中的信燃成粉末。
    “大天狗退化成了幼儿,雪童子也受了伤,可以说是两败俱伤。
    八歧会向来是占据龙头,如今出现可以相媲的势力,自然是沉不住气。
    经营不如九尾组,势力不如大江山,只不过那两位却不愿做明面上的靶子。”
    ————
    黑晴明扫视了一眼,围着自己的黑衣人,及周身护着自己的手下,便低下头逗弄着抓住他扇子不放的大天狗。
    “黑晴明,真是许久不见了,我昔日的合作伙伴。”一道阴阳怪气的女声响起。
    他抬眼望去,一个身材高大的女人,一如周边黑衣人的装扮,只露出一双眼睛。那双眼睛闪烁着诡异的光芒,眼中的怨毒宛如实意。
    “八歧大蛇,真是好大的阵容啊。”尾音上挑,瞥了一眼清完人的商场。
    “还是跟以往一样见不得人啊。”
    八歧大蛇冷哼一声“我看你能饶舌到什么时候,希望你和你的手下,都像你的嘴上功夫一样厉害!”
    看着手下的人,一个一个地倒了下去,黑晴明从大天狗手中抽出了扇子,抱着他加入了混战。
    此时胜负开始逆转,八歧大蛇那边的人不断倒了下去,而八歧大蛇却仍旧不慌不忙地观看着战局。他心中敲响了警钟,这……似乎有些反常,八歧大蛇带的人都是普通人(八歧大蛇:说得你带的不是普通人一样)。
    突然,黑晴明的动作一顿,被抓到了破绽,被对方一个横扫,扫到了地上。
    大天狗被摔疼了,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黑晴明全身动弹不得,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脑中千回百转,想不出来何时中的招。
    他突然想到了茨木童子的那一撞,难道……是在那个时候?
    八歧大蛇冷笑着走到黑晴明面前,狠狠地用力一踢,黑晴明摔到屏风上,与屏风一齐摔到了地上。
    她缓缓拔出长刀,冷冷道“你好好转你的世不成?为什么一定要恢复记忆呢?为什么非要跟我争抢呢?下一次不要再多管闲事。”
    黑晴明抹了抹嘴角的鲜血,笑得玩味。
    八歧大蛇被他笑得发怵,狠狠一刀劈下去,一个身影比他的刀更快。
    羽翼未丰的黑色翅膀张了开来,却被刀卸了其中一只翅膀,刀口整齐。
    “呼……疼……呜…呜唔……疼疼……”大天狗整张脸惨白,不住地落泪,含糊不清地喊疼。
    他眼中闪过不忍,艰难地爬起抱住大天狗,扇子早已离手,整齐束住的头发也凌乱不堪,一身狼狈。
    “哈哈哈,黑晴明,现在大天狗也废了,我看还有谁能救你。”八歧大蛇将刀放到黑晴明颈上,只要一划,她的眼中钉便这此消于世上。
    “胧月·雪华斩。”
    冰冷的刀刃上不沾一滴血,地上的尸体却是被卸成了八块。
    雪童子冷漠地收回了雪走。
    “真是狼狈呢,我来晚了。”玉藻前抱起脸色仍旧苍白的雪童子笑道。
    “救他!”黑晴明抱紧晕了过去的大天狗。
    玉藻前打量着他难得一见的紧张神色,不紧不慢笑道“这是命令? 能救他的,是你。”
    黑晴明咬了咬牙,无论之后你是恨我也好,怨我也罢。
    他轻轻地覆在那失去了血色的唇上,大天狗的身躯以肉眼所见的速度修复了伤口,身躯变得与大人无二。
    抱歉,要让你想起那些不愉快的事了,大天狗。
   
    大天狗猛地惊醒,眼前的格局与记忆中的无二。
    “黑子赢了。”玉藻前将手中的黑子落定后,笑道。而白子的主人已经没有心思在棋盘上,心思全在刚醒的人身上。
    “大……大人?我好像做了一场很长的梦。”大天狗眼神复杂地看着黑晴明,害怕自己还在梦中。
    是啊,黑子赢了。 
    欢迎回来,大天狗。
    “惊梦一场而已。”黑晴明别扭地将手放到他头发上,摸了两下。
   

     惊梦完结了
      @子慕予 你应该有不理解的[黑晴明和玉藻前他们联手给八歧下套,大天狗喝的药有副作用,会变小。
     变大后,会恢复记忆,重组身体。
     雪童子和狗子受伤是真,茨木只是表面上和八歧联盟。茨木女身只是为了做戏全套,表面是要迷惑黑晴明,真正要迷惑的是八歧。]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