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叹浮华

凤鸣于原

    天地形成之初,在高天原最先形成了天之御中主神。
    天地尚未未成形,如油脂漂浮不定。
    众天神命令主神座下的双凤去加固国土,并授予他们天之琼矛。
    一青一白,并肩遨游九天,遮天蔽日。
    琼矛插入地下的根部,化作擎天之柱,将天撑起十万八千丈。
    孰不知槃蛇一族被卷入,被压在地底下。
    归途中,双凤起了争执,青凤不欲受众神的管辖。而白凤却认为主神给了他们造化,便要听从号令。
    争执中,青凤溺于弱水,白凤悲鸣三日,悲鸣之声不绝于耳。
    “虚伪。”
    青凤被白凤推入弱水后,周身的羽翼被逐渐被染成黑色。
    得一槃蛇所救,天地未成形之时,却让这条槃蛇得了造化。
    槃蛇尊它为主,青凤心性偏激,当即在弱水创立了“逆天”,招收各式的妖怪。
    青凤改头换姓为黑晴明,并为槃蛇取为大天狗。
    ——与天界抗争千年后——
    深红的木门被轻轻地推开,发出轻微的“咯吱”声。
    白色绛衣的男子,伫立于床前,似蹙非蹙着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的含情目望着床上那人。
   抿紧了浅红的薄唇,伸出手,纤长的手指滑过脸颊,缓缓滑到心口,最终停在那儿。
    只要轻轻一剜……
    手突兀地被握住,那人睁开眼,不慌不乱地对上大天狗那双金色的眸子。
    大天狗低下头望着他,眼睛半敛,唇角上扬,一把将他抱起道“黑晴明大人,起床了。”
    ————
    黑晴明还未来得及施展自己的所有抱负,弱水之川便先起了叛变。
    背叛来得迅猛且毫无预兆。
    他被绑在擎天之柱上,暴晒已有三日,不知那群叛徒用了什么办法,竟让金乌三日不落。
    金乌不断地挥撒着自己的炙热,身后的擎天之柱也炙烤着后背,连凤鸣也是有气无力的。
    凤首无力地颓在胸前,光滑的羽翼也没有一丝的光泽,双翼地耷拉向下,像极了一只巨大的黑色乌鸦。
    “黑晴明大人可还好受?”那人笑弯了似含着脉脉温情的眸子。
    “大天狗,汝这叛徒,为何?”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为什么……最后问出口的只有一
句为何。
    “天地形成之际,众神派双凤加固国土,授予琼矛化作这擎天之柱。
    槃蛇一族,悉数压于柱下,不得翻身。
    今日,便拿你来祭这擎天之柱吧。”他双目充血,唇角扯出一抹讽刺弧度,显得狰狞却说得风轻云淡。
    槃蛇扼其凤喉,剜其凤心,拔其凤尾,焚其凤身。
    琼矛认主,青凤一亡,琼矛所化的擎天之柱便开始崩裂,天便塌了一半,水位徒然上涨,底下所镇的妖魔纷纷逃出。
    火凤自火中盘旋而出,在空中遨翔一圈,便碎裂化作火陨掉入人间,人间瞬间落入水深火热之中。
    大天狗突兀地捂住胸口,那里不知为何传来一阵绞痛。
    身边的狐妖眼尖地瞥到,上前关切道“大天狗大人,您没事吧?黑晴明这个眼中钉已经被彻底拔除,恭喜大人。”
    他的身体晃了一下,脸色变得苍白。
    伸出手,不顾凤焰的温度,将碎片紧紧握在手中,狐妖似乎听到了烤肉的嗞嗞声。
   他暗自摇了摇头,真是痴人一个。
 
   众神忙着补天修复大地的时候,妖魔却快速地繁殖了起来。
   




       我都不知道,我在半夜写什么,我也是失乐智

评论(6)

热度(19)